莱洛三角形

每次脑洞溢出的时候,就会陷入一种“我为什么不会画画!啊!!”的状态,很痛苦......

咚了曾经的师父xx

还敢躲?是你小子飘了还是我提不动刀了?

一个小菜鸡华山的生活。同服扩列,野渡横舟,ID霜剑

我是有师父的,是个武当的小道长,真的是小道长,那一身忘尘都是专门定做的,身高约摸到我肩头,个头不大,武功着实厉害,打不过打不过......
明明只是个臭小子,训起我来总摆着一副大人样子,更让人气不过的,他这小子还有夫人,看看自己,唉。

这次上武当山碰见了之前认识的道长朋友。
“哟,霜剑啊,一直没看见你了,过来我告诉你啊,萧师兄今天丢人都大了...”
“是?!快给我说说,又打谁没打过?”
“你还真是了解你师父,诶,就上次那个华山的姑娘,风姑娘,萧师兄刚说那姑娘没赢过他,结果切磋风姑娘就赢了,你是没看见那画面啊...”
“......哦,风师姐啊,打的漂亮!让那小子天天皮,被锤了吧,啊哈哈哈...你戳我干啥,我看他被打我高兴啊,诶你干啥...”
“嘘...别笑了...你...你看看你后面...”
“后面?后面咋了.....”
看道长小哥脸色不对,还一个劲让自己闭嘴,可算是意识到了不对,转过身第一眼是忘尘那高破天际的道冠,再往下...就是我师父那稚气未消的脸,没有表情,浅灰色的眸子里带着杀意...
“你刚刚,说什么?”
“..没啥啊...”
“你,过来。”
“...走了走了,我课业还没做呢...走了。”
转身拔腿就跑,随后就被一记斩无极摁在了地上,事态紧急,使了弹剑啸歌爬起来就跑,不是怂,是师父他打起人来真的是疼,对我?那可不就是往死里打嘛...光顾着逃跑,连师父他老人家最厉害的地方都忘了,他身子小,灵巧的很,没几步便追了上来,当胸一脚,直接仰面倒地,血溅金顶...要不是有几个道长跑过来拦着,恐怕...

“嘶,师兄你轻点儿,疼啊......”
“闭嘴,你自己搞事这不是自找的?”
“好好好我的错,诶等会儿...有我的信。”
走至窗边取下信鸽带来的信件,打开看了看,沉默了半晌,把那信收了起来。
“怎的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啥,师父关心我而已...”

吹吹自己师父,超级可爱的钢铁直男xx打赢他才给抱(打赢,不存在的...),强迫症装备损坏一点就要修导致现在没钱...

【加糖要十倍三十题】
LOFTER:@莫柯礼的糖果小铺
7.用唇来惩罚(锁破)

        “死锁,你要找这个东西是吗?”几个虎子拖过来一个已经快下线的年轻机,把他扔在死锁的面前。
        “...你们做的很好,退下吧。”

        这个可怜的小跑车暂时没有想逃跑的念头了,他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趴在地上,嘴里嘟囔着什么,凑近了听听,无非是一些骂死锁的话。锁子蹲在那儿听了一会儿,发现竟然没有一句是重复的,有意思...
        “喂...滚开行不?我快没词骂你了...”
        “你是第一个能从我手里逃出去的。”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嘁...”
        被一群虎子围殴,嘴角挂着干掉的能量液,一边的光学镜上也有几条裂纹,机体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装甲...就算是这样也能自个碎碎念半天的机也是少见。死锁抓着他的后颈把他拎起来,带到他原来牢狱,地上有个大洞,通向基地外部。
        “杰作...小子。”
        这里肯定不能关他了,把这小东西扔哪儿,死锁拎着热破犯了愁,普通的牢房他肯定还能出去,有不能为了看他一个人调一波人去。
        “从现在开始,你就在这儿带着。”
        再三思考之后决定把他绑在训练场的一根柱子上,还在他胸甲上贴了个条【此物归死锁所有,擅自触碰,后果自负】。满意的欣赏了一下,掐着小跑车的脸狠狠的在他嘴上亲了一口,深入,直到死锁闷哼一声,嘴里漫出一股能量液的味道,舌尖也在一阵阵发疼。
        “知道到我的厉害了吗?哈!”
        很好,这种年轻欠拆生命力顽强的小跑车成功的激起了锁子的性趣。

        不过可惜的是,第二天死锁去训练场找他的时候,发现柱子周围很大面积有烧焦的痕迹,地上又多了个洞...还有个纸条【你的吻技太烂了】。

——————————————
        “你还记得的我在你那儿挖的洞吗?”补子窝在漂移的怀里,突然抬头冒了这么一句。
        “记得,我还记得你说我吻技很烂。”漂移放下手中的数据板,看着已经凑过来的小舰长,“所以?”
        ”这么些年过去了,我得看看你有没有进步。

【加糖要十倍三十题】
LOFTER:@莫柯礼的糖果小铺
6.抬头索吻/低头拥吻

        “Megs!”寻光号的舰长叼着一根能量棒,晃着他的小翅膀跑到威震天的办公室,对着比他高出将近两个头的大型机抬起头。
        “补天士...你有什么事吗?”他低下头,很快就看明白了小舰长的心思。尽量高的仰着头,一脸期待晃悠嘴里的能量棒。从人类那里学来的...。威震天这么想着,伸手掰断了那个能量棒,然后放进嘴里继续看他手中的数据板。留下一脸懵的小舰长。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补天士窝在他自己的舱室里,决定在试一次。这一次,他决定换个方法,他故意在嘴角沾上一点点零食屑,结果只是被老威一脸若无其事的抹掉而已。不过这点小挫折不会浇灭小舰长的热情,那...要是大挫折呢?
        .........
        “老威怕不是个假的tf...为什么会这样,正常机都是这种反应吗??我没魅力了吗...我都没有五百万岁啊...不可能啊......”
        “补天士?”威震天来给补天士送资料的时候发现,那个平常活力满满的小家伙正面对落地窗抱着膝盖坐在地上,进去之前还能听到他在碎碎念,进去之后就只剩下了安静,一声不吭。透过玻璃的反光看清了他的表情生气,失落,疑惑......
        “......唉。”略显无奈的走到小舰长背后蹲下,捏住脑袋强迫他抬起头,然后轻轻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一个吻。“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好了,现在可以起来了,你的工作已经积累的很多了。”
        “明天...明天再说,现在让我一个人好好乐一会。”

【加糖要十倍三十题】(补子自戏)
LOFTER:@莫柯礼的糖果小铺
5.和宠物争宠(威补)

        老威加入之后不久,我们发现了一位新船员——机器狗。就是声波的那只狗..啊不对,是猫,只是名字叫机器狗而已,但他其实是只大猫,他甚至会强忍着本性看着逗猫棒浑身发抖。他很可爱,但是我不怎么喜欢他。
        经常能看到老铁桶和那只猫呆在一起,聊天,吃饭,喝高纯,甚至...甚至我有一次看那个铁桶头竟然在给那只猫清洗!哦,我好像还听见了呼噜呼噜的声音???
        “你。出去。”
        大步流星的走到他的办公室,拉开门,那只黑猫正趴在那个前虎子首领的腿上,而那个银色的机只是淡定的把视线从数据板移到我的身上。
        “小子,我想你还没有能命令我的权利。”
        “你先出去一下吧...他来找我肯定是想说什么事。”
        “...好,这是看着威震天的面子上,不是你的,语气放尊重点,年轻人。”
        这只猫就算是说话也那么让机讨厌。等他出去以后嘭的关上门,那时他已经站起来了,因为体型差的原因,我不得不抬高头才能和他对视。
        “你好歹是个船长,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船员,你可是船长!你怎么能放下身段和那只猫那么亲密?”
        “...亲密?”
        “对,你几乎每天都和那只大猫在一起,甚至...甚至你还给他洗澡!我都听见那家伙舒服的呼噜声了!”
        “什么?你竟然偷看机器狗洗澡?”
        “...呃...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呃......”
        “你想表达什么,补天士。”
        “我...啊...(糟糕...说不出话来了...怎么办,快想想办法你可是补天士啊!)我警告你,以后少和那家伙呆在一起,他是个霸天虎。”
        “怎么说...我不确定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联合舰长!我都没有的待遇他一只猫怎么能有!!”
        “...what...”

【加糖要十倍三十题】(烟幕自戏)
LOFTER:@莫柯礼的糖果小铺
4.意见分歧时(击幕击 战后)

        本来还想带着相位仪出去玩,可是我现在找不到了。
        “hey,bee.你看见我把相位仪放哪儿了吗?我到处都找不到。”
        “找不到了?击倒没有给你吗?”
        “????”
        “他说你要用,就拿给你了。”
        好吧,这个一身骚红的前虎子医官。气呼呼的踹开医疗室的门,看见击倒正用相位仪...用杰克的话那叫调戏吧,一会从老救的胳膊穿过去,一会从胸口伸出一只手。
        “击倒!!快还给我!”
        “哈——?我拒绝。”
        那好吧,非要逼我动手。扑上去抓住他手腕上的相位仪往下拽,和他扭打成一团,想起了之前在报应号上把他卡墙里的那回,决定再来一次。争抢的时候慢慢带着他往墙哪里走。
        “哈!虎子医官!你就卡...诶诶老救?!”
        正准备离开墙的时候手里的相位仪突然被抽走了,身体一僵,半个身子融在墙里,击倒更惨,一条胳膊和我的胳膊粘在一起只有头和一条腿露在外面。
        “清静了...”
        “老救!老救!别走啊!”
        “救护车?嘿?你真的要我和这个傻小子待在一起??”
        ......
        “都是你的错!你这个偷东西的骚包医生!”
        “我只是借来玩玩!是你非想把我弄墙里的!!”

【加糖要十倍三十题】(漂移自戏)
LOFTER:@莫柯礼的糖果小铺
3.一本正经的耍流氓(雾)
(水晶城医官x漂移)

        从和飞翼训练开始,已经记不起到底进了多少次医务室,要么是被拖进去,要么是扛过去。今天还是第一次自己过去,之前被飞翼这样那样地带过去都没觉得有什么芯里负担,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反倒开始紧张了。一直蹲在门口不敢进去......
        “漂移?你蹲在这儿干什么,受伤了就进来。”
        再第N次纠结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上方传来医生的声音。抛开纠结的芯情跟着进去,按照他的要求坐在充电床上等他过来。
        “打开你的装甲,我要检查一下内部的情况,平常你只让我处理外伤,现在我要确定你的内部是否有问题。”
         “嗯?我没事,真的。”
         他笑了笑,把我摁在充电床上,虽然不是第一次知道了,但他的力气还是有点吓到我了,完全...没法起来。
        “真的?可是我见你每次都是被翼拖进来的,你既然在医务室,就要听医生的,快拆(字面意思)下来。”
        “拆(会错意)???我不,我不...”
        “不什么不,你再害怕?别担心,你看他们,都被我拆过的,不都是好好的吗?我去准备工具,我回来之前你最好做好准备,不然我可要亲自动手喽。”
        “我我我我明天再来,我真的没事。”
        感觉一会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趁他转身准备的时候打算悄悄的跑掉,刚走到门口,就差一步就能离开的时候...感觉背后好像一阵凉意,扭头就看到了医官正面带微笑地盯着我。
        “漂移?我说过的吧,你确定要我亲自动手?”
        “Σ...!!”
        想都没想就变形窜了出去,隐约听到医官在说什么。
         “歪,飞翼呀,你带回来的小霸天虎好像很怕我的样子...我怎么了吗...帮我把他送过来,我还没给他检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