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洛三角形

还有个漂补的,也希望各位大大赏脸
图片比较长。

一个补漂梗,分享出来希望有大大能看上写写...自己不太会写拆所以...
先谢谢各位大大了!

关于教授的水晶胸甲√

嗯——你们知道的,画在我脸上的彩妆。都说了是画上去的,那肯定就有掉下来的时候,比如战斗之后......

身上被磨掉的漆可以很轻易的补好,但脸上的彩妆要麻烦许多,自己看不见,必须要借助镜子才行。不过这一次,我的镜子不知道被谁打碎了,可能是补天士来找我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吧...现在我需要找一个能反光的东西,比如玻璃,水晶之类的,找个窗户就行。
“emmm......嘿!教授!”
又或者...某个机的水晶胸甲板。我把正好路过的感知器拉过来。
“漂移?怎......”
“嘘。别说话,你站好别动,马上就好。”
“......!!???”
我半蹲下来好让自己的脸能完全映出来,熟练的补好脸上的彩妆之后满意的站直身,这才发现他有点不对劲。
“呃,教授?感知器?你怎么了?”
“什么?我没事...”
“可是你脸红了,而且还在发烫...哦!你该不会是——”
“我说了我没事。”
“——害羞了?”

一个小小的补天士星星(๑´ㅂ`๑)

蜜汁口音xxx

漂移自戏
变5里破仔的口音可爱死了xxx

“奇怪了...你们谁见着补天士了吗?他不是刚从地球回来了,怎么没看见他。”
“哦,他一直待着他的办公室里,谁叫也不出来。”
待着办公室里不出来?一直?这可不像他的作风,按常理来说每当他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的...他认为有趣的事情的时候,他肯定会兴奋的恨不得再开一次演说来讲述他的经历,而这一次旅行回来他却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一声不吭,如果不是问了和他同行的人我都不知道他回来了。
“补天士?是我,漂移,能让我进去吗?”
没有回应。如果他这几天一直没出来过,哪天肯定没有补充过能量,他没有回应可能是因为能量过低晕了过去,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事情。出于担心,我决定把门拆下来,不过在我准备抽刀时门打开了一条缝,勉强够我进去。
“呃...补天士?”
没有开灯,只能模糊的看见他瘫在办公椅上。我摸索着找到灯的开关,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踩上去哗啦啦的响,打开灯之后才发现地上到处都是零食袋,还有能量饮料的空盒。这样看来担心是多余的。他整个机都窝在他的办公椅里,腿翘在桌子上,脸上盖着个大的零食包装袋。
“你还好吗?”
等我走近他的时候他才把脸上的袋子吹下来,带着好像被抢了十亿赛金一样表情的脸。同时我收到了一条消息——来着补天士。
「不好。」
“嗯?你是发声器出问题了吗?”
“......”
“要不要去救护车那里检查一下?”
“......”
“补天士?”
在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又收到了一条消息,这长度和通天晓的报告有的一拼,大概内容是这样,他去旅游,在一堆地方中他决定去那个有高高的金属尖塔的地方,法国,在哪里呆了几天,学会了本地的语言...关键就在这里,他说学会那种语言之后...说不好自己的语言了,总是带着一种奇怪的口音。还说在他的口音消失之前绝不出门,交流只用讯息。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说一句我听听。”
「不!」
“你怕我笑你对吗?你了解我,我不是那样的机。”
“吼...吼吧...就...酱了...”
“......”
“......???”
“...噗...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你这...哈哈哈哈!!”
「渣的!你说过不笑的!」

漂移自戏(私心打上CPtag)
关于另一艘失落之光上的火种吞噬者

努力的想要甩掉沾在刀上的能量液,却发现这不是什么易事,或许在刀身刻上这些复杂的纹饰不是什么好主意。
“看来这次回去要好好清洗一下了。”
“哈?得了吧漂移,难道现在你关心的是你的刀吗?听着,雄魂,我要你把火种吞噬者引到发动机舱,我会在那儿等着你。”
“我觉得我们现在得赶快赶过去,听上去他们移动速度不慢。”
......
在我们赶到发动机舱的同时,雄魂也带着那个可怕的怪物跑了过来。我要去帮忙吗?那可不是像涡轮狐狸一样好处理的东西,那是火种吞噬者啊,再加上补天士平的时处事方式,很难不让人担芯。
“补天士,我...”
“昂!停,漂移,我看上去需要帮忙吗?我可是补天士!你离那个什么发生器远点,我可不想把你也卷进来。”
好吧,他这么说了,他决定的事情谁也别想改变,那我也只好听他的,离量子发生器远一点。不,等一下,有什么不对劲......
“等等!补天士!你和那东西离的太近了!”
“闭嘴漂移,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感知器!动手!”
“不...等一下,别!补天士!!”
......
我做了什么?我明明知道他平时做事不考虑后果,可我却没阻止他!太近了...他和那鬼东西离的太近了...我本来可以拽开他的,或者,我可以替他把那玩意儿推进发生器,他是领袖,我只是个前霸天虎,我来替他绝对不是损失。

“...我...补天士?”
“对不起...我本来可以...”
“对不起...补天士...对不起......”

论斯乔帕年轻时见到的小姑娘

当年的小姑娘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长高,有没有变得成熟呢?只记得她说她叫燕子......

“燕儿姐,风筝挂上面了...呜...”
“诶呀,别哭啊,虽然不高...可这...诶!那边的先生!能帮个忙吗?”
第一次见面,她就这么叫住我,风筝挂的不高,但是就算是我也差一点点,我有些尴尬看了她一眼,不过转念一想,这姑娘个头小巧,应该挺轻的。
“这样,我抱你上去。”
“这倒是个办法!你可抱稳了啊,别把我摔下来......差一点...嗯...拿到了!!谢谢了,这位先生。”
“还想问问这位姑娘名字是?”
“啊,她叫王...唔唔!?”
“嘘,一边玩去。您叫我燕子就行啦!”

“燕子啊...”
等我再次来到这个国家已经过了好些年,那姑娘的后代估计都有了好几代了吧。正想着,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凑了过来...
“诶!你也来参加我五千岁生日啊!”
“卧槽..%#!*#;!?”

斯捷潘表示受到了惊吓。

漂呆自戏
败家漂xxx

“这么说你真打算帮他找艘飞船?”
“当然,他都这么说了。”

不过别人怎么想的,他们大概会觉得我是不是烧断了什么线路吧,既然这个年轻的领袖愿意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愿意信任我,那我就会照办。哦!那个就不错,我的火种告诉我就是它了。
“嘿!那艘停在南面的量子太空船,我在找它的主人。”
我站在场地中间对着周围的人喊,然而他们就好像没注意这有我这么个人一样,各自干自己的事...这有点儿打击到我了。
“为啥他们都无视我...”
“因为你身上带着十四把剑兄弟,他们怕自己惹上什么事。”
“奇怪了...明明我都把嗓音调的更柔和了...”
“你能不无视关键词吗?我再说一遍,是你那十四把剑害得。”
老实说,十四把而已,很多吗?难道比十四把枪还可怕吗?我记得之前我带的枪比这还多,也不存在被无视的问题啊(那还不是因为敢无视你的都被你一枪爆头了...锁子...)。
“那好吧,我...嘿,你干什么?”
“你哪儿来这么多钱?尤其是和我那点预算比起来...”
“管子...你得明白三件事,等一下,是四件...”
在一堆灯光底下拿出金卡不是什么好主意,我感觉...刚刚无视我的视线现在都聚过来了。
“...以及,不要问别人:你到底从哪儿搞来的金卡。[难道我要告诉他我当霸天虎那段时间又不是光打架了?不可能的。]”
最后还是湍流帮我找到了那艘太空船的主人,就因为他高喊了一声有钱,有做笔交易。好吧,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么干,有钱就好管你身上有没有剑呢,我猜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在那儿!角落里的那两个。”
“......”
“哦,他们是手语者,没关系,这个我也会。”
简单询问了一下飞船属性和状况之后就买下了,在湍流惊讶的表情中买下的。
“是我读错了?还是你真的花了十亿买了这艘飞船?”
“这就是我们要找的,我的火种可以感受到。”

是的,我能感受到。至于名字...U1?得了吧,我们可以想个更好的,亦或者说...等待新的预示...

“失落之光?......好名字。”

中秋

中秋
隐沙中

“来来,孩子们都去过年轻人的中秋节了,过一会才回来,这会你们过来咱们聚聚。”
这是我收到信息,伊利亚也收到了同样的,至于万尼亚,可怜的孩子,他还有一大堆文件要审批。

“咦,小家伙呢?”他打开门发现只有两个像墙一样的两个人,少了一堵。“太忙了?那你们回去的时候给他带几个月饼。这可是我亲自做的。”
“哦哟斯捷潘你还带酒了啊,懂事了啊你。”
“噗嗤...咳...”
“伊廖沙,我听见了,像笑就笑吧(叹气)。”
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王耀总是把我当孩子,却叫伊廖沙老朋友老同志什么的,明明他比我还小好吧,不能因为看见我的时候我还是小孩模样就一直把我当孩子不是?没关系...我还能叫伊廖沙万尼亚孩子。
王耀今天穿的服饰是中国的古典服饰,上面有暗纹,乍一看很朴素,仔细观察才能看清其中纹饰的华丽。这种衣服他只在传统节日才穿,平常几乎是看不见,不得不说,这种衣服很漂亮,尤其是他穿上...咳...嗯。
“斯捷潘?斯乔帕?你怎么了?”
“...嗯!?没有...没什么。”
我看的发呆了,直到伊廖沙的手在我眼前晃的时候才回过神。

“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了,喝一会!”
“来来来,喝!”
“......你们喝,我喝茶。”
他们两个喝就好了,我酒量一般,不想这两个家伙直接对瓶吹屁事都没,我不行,我从第一次喝酒开始喝的就是红酒这类的,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么高度数的白酒。
“喝什么茶,喝酒!是不是大老爷们。”
“......不喝。”
“不喝是给你灌了啊,你选一个?”
“......”
意思意思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盯着王耀的眼睛,传达一个意思“这样可以了?”他点了点头算是满意了,接着又给我倒了一杯......

就这么喝着酒东扯西扯了半天,比如我小时候被王耀炮轰了一年,我打他的得意劲,和伊廖沙一起工作,和伊廖沙闹别扭......在我已经开始发晕的时候,王耀从屋子里端出一盘月饼。应该是他自己做的,听说五仁的不太受欢迎,那得看是谁做的了,他做的五仁月饼绝对是最好吃的。
我大概是喝多了,拿起一块月饼并没着急吃,歪头一直盯着王耀,然后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扳了过来。
“斯捷潘?你喝醉了吧。”
“......嗯。”
我用月饼挡着,探身过去在他嘴角吻了一下。然后?然后还能怎么样呢,无视一脸震惊的伊廖沙和一脸懵逼的耀,安安静静的啃月饼。

“你你你!”
“嗯?”
“你你你真喝高了吧!?”
“算是吧。”
“算是!!?”
“嗯。”

画画大佬们,中秋考虑产沙中粮吗?
微醺的老贵族,偷偷占便宜之后还若无其事的勾起嘴角偷笑......不考虑考虑吗?!

占tag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