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洛三角形

Marry You

         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漂移终于上线了,随着各个系统慢慢恢复,感觉也越来越明显。趴在床上,头疼的要死,身上的关节都酸痛不已,腹部的油箱也很难受,忍住恶心反胃的感觉之后发觉这都不是什么重点,重点是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接口里,好像...好像还在慢慢发热变硬。哦...我去他u球的流水线啊......
         “我...补天士!!你早醒了对不对?”
         “漂移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解释!我看你没醒,怕吵醒你所以才一直...一直看着你...然后就...就...忍不住充能了...”
         一直压在漂移身上的人被大力推开一脚踹下床,可怜兮兮的坐在墙角按上自己的前挡板。漂移则坐在床上,盘着腿,一手捂着头一手握着刀,在激烈的对接后这种坐姿不是个好选择,一些液体从挡板的缝隙间漏了出来,不过漂移现在不想理会这些,他现在只想捋清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为什么会在补天士的床上醒过来,为什么醒过来的时候他的管子还在自己的体内,为什么地上会有一个空了的润滑剂瓶子,为什么大剑会插在地上,还有...为什么自己的火种能感应到那个不靠谱船长的心情。他能感觉到补天士在害怕,在紧张什么,至于是什么,漂移现在还不清楚。

「往前推几个循环,回到前一天...」

         每次狂欢之后总会剩下那么一两个醉的不省机事的家伙,比如补天士,再比如被补天士拽过来一起喝高的漂移。漂移很少这样,如果不是好兄弟可着劲的给他灌,他绝对不会醉的连形象都不要了。他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抱着从不离身的大剑,腿上趴着个补天士。补天士就这么直挺挺的趴在漂移腿上,腿耷拉在地上,一手扒着漂移的胳膊,一手拎着高纯瓶子。
         “...漂移?哥们儿快醒醒...”
         “啊?”
         补天士有些费力的爬起来,花了点时间校准自己的光学镜,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好让自己清醒一些,他坐在地上,把酒瓶子扔在一边,抬头对着醉晕的漂移发了会儿愣。愣够了再起来,抽走漂移怀里的剑小心翼翼的放好,拍着漂移的脸把他叫醒。
         “我们结为夫妻(划掉)火伴吧。”
         “......”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或许是酒壮怂人胆想做些平常不敢做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该死的高纯,对,都怨那些高纯。
         “补天士!我把你当哥们儿,你竟然...”
         “想泡你,对,没错。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管你同意不同意,现在开始都听我的,好不好?好,就这样吧。”
         “......我没说不行。”
哦!他这是同意了吗?看漂移这样应该是的,虽然他现在还在醉酒的状态,光镜黯淡,说话不过脑子,而且酒醒之后还不一定记得这事儿。但补子这会儿兴奋的不行,他拉起晕晕乎乎的漂移,拽着他就往自己的舱室跑,还不忘带上那把剑,这可是很重要的道具,一会要用的。
         很快的,他们两个来到船长“豪华”的舱室,满墙的粉色。补天士恭恭敬敬的把大剑插在地上,扶着站不稳的漂移站在大剑前,用哄幼生体的语气对漂移说话
         “接下来我们玩个游戏,当我说出你愿意吗,的时候,你要说愿意,知道了吗?”
         “嗯...”
         “漂移,现在我正式的告诉你,我要和你结为火种伴侣,以后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不管你爱不爱我,我爱你就够了,所以...漂移!别睡!”
         “哦...”
         “所以...你愿意和我结为火种伴侣吗?”
         “不愿意...”
         “嘿!不对,这和说好的不一样!等一下...哦,这样...漂移,你愿意吗?”
         “唔...愿意。”
         补天士兴奋的把半梦半醒的漂移压上床,通过刚刚漂移的反应,他清楚的知道,当漂移清醒过来的时候,这一切都不会存在了,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嘛...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顿,漂移不会那他怎么样的,就算是他真的生气了想要自己的火种,那给他就好。现在,现在就要好好的快活一把,体验一下有火伴的感觉,和漂移结为火伴的感觉。就当是回归火种源之前的挣扎吧。补天士这么想着,低头吻在漂移的胸口,手轻轻的揽起漂移的腰,顺着腰部的变形线慢慢向下.......

「再把时间拉回到今天下午」

         “.......”
         “.......”
         “补天士...你...”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我那时已经喝的脑子不清醒了!真的!漂移!相信我!”
         “你他渣的知道你干了什么吗!我今天...我...”
         漂移忍着身上的酸痛下床,拔起地上的剑,一步步向补天士走去。补天士也想清楚了,机固有一死,或重于铁堡,或轻于微粒..不是这一句,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火种照汗青。他笑着坐在地上,对漂移张开双臂,等着漂移把自己的火种挖出来,踩碎。说实话,漂移是有那么一瞬间想这么做,只是一瞬间而已。他一拳把补天士打翻在地,坐到他的身上,卸下他的胸甲板,拨开碍事的线路露出明亮的火种,那么有生机,只是缺了一点...等等?!怎么会缺了一点?漂移盯着补天士的火种看了一会,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能感觉到补天士的情绪了,或许是哪个蠢货船长用自己火种舱的一小部分来补自己缺失的一部分了。也似乎明白他到底在害怕什么了...
         “......我...我爱你...”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我呢...”
         大剑贴着红色的脑袋擦过,扎在地上。
         “Σ...我!我也爱你!既然同意了,现在我们干点什么吧,你忘了我...还硬着呢...”
         “不可能。”
         “啊——漂移——求求你了...”
         “不行就是不行。”
         “漂移。我是在告诉你,不是在征得你的同意。”
         “什..别动我..喂!停下...”
         “嘘——你看,已经晚上了,做些晚上该做的事情...”

「漂移觉得...这么凑合过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自己的伴侣这么蠢,不能放出去伤人。」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