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洛三角形

´_>`

我正带着军队攻打克罗梅城堡,有人来报信莫斯科出事,士兵们听到之后没了打这里的兴致,我也只能带着军队回去。
回到城里之后我惊呆了,有人杀了我的上司和他的母亲,这里又有了新的沙皇,开什么玩笑,除了上司和我,谁敢自称沙皇!
我走在城里,农民的生活更差了,我的钱也有一部分运到了波兰,波兰?!好啊...装成季米特里浑进来了,还成了沙皇?住着我的皇宫睡着我的房间,等等等等,别在我的床上干(不可描述)那些事!
5月17日清晨,我带着我的人民向他打了过去,全城的人都喊着“去打立陶宛人!打死立陶宛人!”(那时我们叫波兰人为“立陶宛人”)。
不过他也够笨的,从窗户上跳下来结果摔成重伤,我带着一部分人很轻松的把他打死,人民们把他烧成了灰,士兵们把这个波兰人的尸灰放进大炮,打回他的地盘。还有那些波兰地主,打,打他们,打死之后他们的粮食就是你们的了。

想把傀儡放在莫斯科的宝座上?俄罗斯人不允许这样做。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