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洛三角形

【加糖要十倍三十题】
LOFTER:@莫柯礼的糖果小铺
7.用唇来惩罚(锁破)

        “死锁,你要找这个东西是吗?”几个虎子拖过来一个已经快下线的年轻机,把他扔在死锁的面前。
        “...你们做的很好,退下吧。”

        这个可怜的小跑车暂时没有想逃跑的念头了,他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趴在地上,嘴里嘟囔着什么,凑近了听听,无非是一些骂死锁的话。锁子蹲在那儿听了一会儿,发现竟然没有一句是重复的,有意思...
        “喂...滚开行不?我快没词骂你了...”
        “你是第一个能从我手里逃出去的。”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嘁...”
        被一群虎子围殴,嘴角挂着干掉的能量液,一边的光学镜上也有几条裂纹,机体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装甲...就算是这样也能自个碎碎念半天的机也是少见。死锁抓着他的后颈把他拎起来,带到他原来牢狱,地上有个大洞,通向基地外部。
        “杰作...小子。”
        这里肯定不能关他了,把这小东西扔哪儿,死锁拎着热破犯了愁,普通的牢房他肯定还能出去,有不能为了看他一个人调一波人去。
        “从现在开始,你就在这儿带着。”
        再三思考之后决定把他绑在训练场的一根柱子上,还在他胸甲上贴了个条【此物归死锁所有,擅自触碰,后果自负】。满意的欣赏了一下,掐着小跑车的脸狠狠的在他嘴上亲了一口,深入,直到死锁闷哼一声,嘴里漫出一股能量液的味道,舌尖也在一阵阵发疼。
        “知道到我的厉害了吗?哈!”
        很好,这种年轻欠拆生命力顽强的小跑车成功的激起了锁子的性趣。

        不过可惜的是,第二天死锁去训练场找他的时候,发现柱子周围很大面积有烧焦的痕迹,地上又多了个洞...还有个纸条【你的吻技太烂了】。

——————————————
        “你还记得的我在你那儿挖的洞吗?”补子窝在漂移的怀里,突然抬头冒了这么一句。
        “记得,我还记得你说我吻技很烂。”漂移放下手中的数据板,看着已经凑过来的小舰长,“所以?”
        ”这么些年过去了,我得看看你有没有进步。

【加糖要十倍三十题】(漂移自戏)
LOFTER:@莫柯礼的糖果小铺
3.一本正经的耍流氓(雾)
(水晶城医官x漂移)

        从和飞翼训练开始,已经记不起到底进了多少次医务室,要么是被拖进去,要么是扛过去。今天还是第一次自己过去,之前被飞翼这样那样地带过去都没觉得有什么芯里负担,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反倒开始紧张了。一直蹲在门口不敢进去......
        “漂移?你蹲在这儿干什么,受伤了就进来。”
        再第N次纠结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上方传来医生的声音。抛开纠结的芯情跟着进去,按照他的要求坐在充电床上等他过来。
        “打开你的装甲,我要检查一下内部的情况,平常你只让我处理外伤,现在我要确定你的内部是否有问题。”
         “嗯?我没事,真的。”
         他笑了笑,把我摁在充电床上,虽然不是第一次知道了,但他的力气还是有点吓到我了,完全...没法起来。
        “真的?可是我见你每次都是被翼拖进来的,你既然在医务室,就要听医生的,快拆(字面意思)下来。”
        “拆(会错意)???我不,我不...”
        “不什么不,你再害怕?别担心,你看他们,都被我拆过的,不都是好好的吗?我去准备工具,我回来之前你最好做好准备,不然我可要亲自动手喽。”
        “我我我我明天再来,我真的没事。”
        感觉一会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趁他转身准备的时候打算悄悄的跑掉,刚走到门口,就差一步就能离开的时候...感觉背后好像一阵凉意,扭头就看到了医官正面带微笑地盯着我。
        “漂移?我说过的吧,你确定要我亲自动手?”
        “Σ...!!”
        想都没想就变形窜了出去,隐约听到医官在说什么。
         “歪,飞翼呀,你带回来的小霸天虎好像很怕我的样子...我怎么了吗...帮我把他送过来,我还没给他检查呢。”

【加糖要十倍三十题】(漂移自戏)
LOFTER:@莫柯礼的糖果小铺
2.噩梦与安抚(设定补漂是火伴)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地方,如果没记错的话,接下来我回这么说......
        “那你们管这叫做什么?”
        “...我管这个叫热身。”
        如果我能回到这里,那我说不定能改变什么...回忆起那时的情景,轻松的解决面前的敌人,他们的招式我都记得,可以完美的回避,照这种进度...我可以改变这段历史。
        “那是个麻烦家伙。”
        对,就是这句话,现在往边闪一点。
        “飞翼!我来解决那个奴隶...呃!”
        我向飞翼跑去的时候禁闭已经站在了原来的位置,但这次他没说话,而是直接把我勾了回去,然后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死锁。”
        “不,等等!飞翼!!”
        “飞翼!!”
        ......
        “漂移?”
        “翼...”
        “漂移!快醒醒!”
        猛的开启光学镜,看着正低头晃着自己的补天士,他看上去很担心,还有点失落。
        “做噩梦了?”
        “是...我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呃...没有,我感觉到你很紧张。”
        “抱歉吵醒你了...”
        “别多想了,好好充电,我在呢。”

【加糖要十倍三十题】(补天士自戏)
梗源@莫柯礼的糖果小铺
1.吃零食的正确姿势

        休息时间。这种时候就应该拉上好友,来一场激烈刺激的电子游戏。
        “走快点漂移,这可是最近出的新游戏特别好玩,快陪我打几局。”
        把二副拖进自己的舱室,用脚拨拉开地上的杂物,腾出能坐下的地方,打开显示屏,连接上手柄,打开游戏,把二副摁到自己旁边坐下。好的,一个好玩的游戏,打钩,零食饮料,打钩,一个懵逼的二副,打钩。准备就绪。
        “我说...小补,你说的重要的事就是陪你打游戏?我连游戏玩法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就想在我身上找找优越感?”
        “别说出来嘛。”
        坐到他旁边拿起游戏手柄,开始游戏。
        “好吧,既然这样我只能现学了?”
        “来吧,你输定了!”
        几个回合之后,当然是我占上风。得意的瞟了旁边的机一眼,他正叼着跟能量棒一脸认真的打游戏,呵...怎么可能赢我...等一下?他什么时候拿的能量棒,我没见他的游戏暂停或者卡顿啊?
        “漂移?给我拿一......”
        【Game Over】
        “...what??我竟然输了?漂移你竟然玩阴的!你竟然用吸引我的注意的方法赢得游戏!”
        “嗯..什么?什么吸引你?”
        这家伙...真是的。我这是第一次输!泄气的把手柄扔到一边,躺到他腿上面向他张开嘴,示意他给自己一根。
        “啊————”
        然而他只是看着我,拿出一根能量棒,放进他自己的嘴里,渣子掉了我一脸...
        “......漂移...”
        “嗯...?”
        “你逼我的。”
        “啥?等等?”
        猛的坐起来咬住他嘴里的那根能量棒,顺便让他感受了一下把零食渣掉到我脸上的后果。
        很好,零食,打钩,一个面甲发烫懵逼到呆滞的二副,打钩。

Marry You

         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漂移终于上线了,随着各个系统慢慢恢复,感觉也越来越明显。趴在床上,头疼的要死,身上的关节都酸痛不已,腹部的油箱也很难受,忍住恶心反胃的感觉之后发觉这都不是什么重点,重点是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接口里,好像...好像还在慢慢发热变硬。哦...我去他u球的流水线啊......
         “我...补天士!!你早醒了对不对?”
         “漂移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解释!我看你没醒,怕吵醒你所以才一直...一直看着你...然后就...就...忍不住充能了...”
         一直压在漂移身上的人被大力推开一脚踹下床,可怜兮兮的坐在墙角按上自己的前挡板。漂移则坐在床上,盘着腿,一手捂着头一手握着刀,在激烈的对接后这种坐姿不是个好选择,一些液体从挡板的缝隙间漏了出来,不过漂移现在不想理会这些,他现在只想捋清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为什么会在补天士的床上醒过来,为什么醒过来的时候他的管子还在自己的体内,为什么地上会有一个空了的润滑剂瓶子,为什么大剑会插在地上,还有...为什么自己的火种能感应到那个不靠谱船长的心情。他能感觉到补天士在害怕,在紧张什么,至于是什么,漂移现在还不清楚。

「往前推几个循环,回到前一天...」

         每次狂欢之后总会剩下那么一两个醉的不省机事的家伙,比如补天士,再比如被补天士拽过来一起喝高的漂移。漂移很少这样,如果不是好兄弟可着劲的给他灌,他绝对不会醉的连形象都不要了。他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抱着从不离身的大剑,腿上趴着个补天士。补天士就这么直挺挺的趴在漂移腿上,腿耷拉在地上,一手扒着漂移的胳膊,一手拎着高纯瓶子。
         “...漂移?哥们儿快醒醒...”
         “啊?”
         补天士有些费力的爬起来,花了点时间校准自己的光学镜,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好让自己清醒一些,他坐在地上,把酒瓶子扔在一边,抬头对着醉晕的漂移发了会儿愣。愣够了再起来,抽走漂移怀里的剑小心翼翼的放好,拍着漂移的脸把他叫醒。
         “我们结为夫妻(划掉)火伴吧。”
         “......”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或许是酒壮怂人胆想做些平常不敢做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该死的高纯,对,都怨那些高纯。
         “补天士!我把你当哥们儿,你竟然...”
         “想泡你,对,没错。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管你同意不同意,现在开始都听我的,好不好?好,就这样吧。”
         “......我没说不行。”
哦!他这是同意了吗?看漂移这样应该是的,虽然他现在还在醉酒的状态,光镜黯淡,说话不过脑子,而且酒醒之后还不一定记得这事儿。但补子这会儿兴奋的不行,他拉起晕晕乎乎的漂移,拽着他就往自己的舱室跑,还不忘带上那把剑,这可是很重要的道具,一会要用的。
         很快的,他们两个来到船长“豪华”的舱室,满墙的粉色。补天士恭恭敬敬的把大剑插在地上,扶着站不稳的漂移站在大剑前,用哄幼生体的语气对漂移说话
         “接下来我们玩个游戏,当我说出你愿意吗,的时候,你要说愿意,知道了吗?”
         “嗯...”
         “漂移,现在我正式的告诉你,我要和你结为火种伴侣,以后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不管你爱不爱我,我爱你就够了,所以...漂移!别睡!”
         “哦...”
         “所以...你愿意和我结为火种伴侣吗?”
         “不愿意...”
         “嘿!不对,这和说好的不一样!等一下...哦,这样...漂移,你愿意吗?”
         “唔...愿意。”
         补天士兴奋的把半梦半醒的漂移压上床,通过刚刚漂移的反应,他清楚的知道,当漂移清醒过来的时候,这一切都不会存在了,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嘛...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顿,漂移不会那他怎么样的,就算是他真的生气了想要自己的火种,那给他就好。现在,现在就要好好的快活一把,体验一下有火伴的感觉,和漂移结为火伴的感觉。就当是回归火种源之前的挣扎吧。补天士这么想着,低头吻在漂移的胸口,手轻轻的揽起漂移的腰,顺着腰部的变形线慢慢向下.......

「再把时间拉回到今天下午」

         “.......”
         “.......”
         “补天士...你...”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我那时已经喝的脑子不清醒了!真的!漂移!相信我!”
         “你他渣的知道你干了什么吗!我今天...我...”
         漂移忍着身上的酸痛下床,拔起地上的剑,一步步向补天士走去。补天士也想清楚了,机固有一死,或重于铁堡,或轻于微粒..不是这一句,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火种照汗青。他笑着坐在地上,对漂移张开双臂,等着漂移把自己的火种挖出来,踩碎。说实话,漂移是有那么一瞬间想这么做,只是一瞬间而已。他一拳把补天士打翻在地,坐到他的身上,卸下他的胸甲板,拨开碍事的线路露出明亮的火种,那么有生机,只是缺了一点...等等?!怎么会缺了一点?漂移盯着补天士的火种看了一会,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能感觉到补天士的情绪了,或许是哪个蠢货船长用自己火种舱的一小部分来补自己缺失的一部分了。也似乎明白他到底在害怕什么了...
         “......我...我爱你...”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我呢...”
         大剑贴着红色的脑袋擦过,扎在地上。
         “Σ...我!我也爱你!既然同意了,现在我们干点什么吧,你忘了我...还硬着呢...”
         “不可能。”
         “啊——漂移——求求你了...”
         “不行就是不行。”
         “漂移。我是在告诉你,不是在征得你的同意。”
         “什..别动我..喂!停下...”
         “嘘——你看,已经晚上了,做些晚上该做的事情...”

「漂移觉得...这么凑合过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自己的伴侣这么蠢,不能放出去伤人。」

#
        “不错的想法,补天士。”
        “谢谢,我也这么认为。”

         我们就这样在油吧面对面的作者,喝着高纯,吃着零食,当然了,我请客。他看着一旁热闹的人群,脸上带着微笑,他肯定在想明天演讲的事,正在打草稿也说不定。
        “你在想什么?”
        “我?当然是在物色我未来的同伴了!”
好吧,我想多了,他更喜欢临时发挥,怎么会打草稿。我是怎么了,没话说找话题吗?是的,我紧张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
        “你会跟我一起去对吗?”
        “......”
        “漂移?...漂移!!”
        “啊...?”
        “你发什么呆,我在问你话呢。你会和我一起吗?”
        “当然。”
        “很好,一切完美,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了...”
        他站起来叉着腰,看着窗外时不时飞来或飞走的飞船,他刚刚是在叹气吗?是我想的那样吗,那就太好了。大胆一点,漂移,你已经准备了好长时间了,就是现在。
        “呃...补天士,你跟我过来一下。”
        “干什么?别告诉我你又反悔了!”
        “怎么可能!我只是在想,如果你要出发去宇宙深处...总不能走着去对吧?这个,这是送你的礼物,就当是我的一点小小的心意。喜欢吗,船长?”
        他愣住了,是我说太多了?我从没见过他这种表情,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张着嘴,睁大眼睛盯着这艘飞船,扭头看我一眼,视线再转向飞船,这么看了一会他才说出话。
        “这是...送我的!?真的!?一艘飞船!普神啊...我怎么可能不喜欢,我爱死它了!它有名字吗?”
        “嗯——失落之光。如果不喜欢可以再换一个。”
        “为什么要换?这个名字超棒!等一下,我是船长?那你就是我的大...不行,二副了!!”
        “你确定要我来当你的二副?我以前可...”
        “嘘——我管你以前是什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二副,谁说话都不管用!因为我是船长,我说了算。”

       
        我想...这会是个很棒的旅程。

关于摸医官机翼的道歉

漂移 

        了解情况之后我觉得我必须去找医官道个歉,毕竟...咳...

        “...医生?”小心地在门口探进去半个身子,医务室安安静静,看样子是出去了,要不...过会儿再来?慢慢的退出来准备离开,谁知道一转身就对上了医官的脸,带着他一贯的笑容,换在平时,看着这个表情可以让人安心,但是现在我只有浑身发毛的感觉。
        “怎么,空着手来道歉?”
        “啊!我不知道送什么好...飞翼告诉我什么都不用,只要带着自己就够了...所以...”
        “那他还真是了解我。进来吧。”
        犹豫了大概两秒,跟着他进去了,他看起来心情不错,再加上飞翼说他不是个记仇的机。这个时候显得有点尴尬,手里没东西,也不知道说什么。
        “躺那儿去。”
        “为什么?”
        “因为我是医生。”
        好吧,这里是医务室,是他的地盘,他说了算,话说回来,就是自己手贱碰了人家的机翼,他让我帮忙做点事也是应该的。乖乖的躺上充电床,他拿着一些医用工具过来,说是要进行引导休眠。所以他这是打算拿我做实验吗?
        ......
        醒过来之后就感觉机体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是怎么了,除了医生那笑眯眯的表情让我觉得不舒服之外,一起正常...大概。
        “漂移?你道歉花了那么长时间?训练要迟到了。”
        “我马上到,只要一分...哇啊!!”
        “漂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不知道啊!”
        本来只是开玩笑的一分钟,成了真,连站在训练场门口都飞翼看到我这异常的速度都吓了一跳,这时候我才明白医官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漂移!停下来,你会撞上台阶的!”
        “你他渣的用跑车的刹车去刹飞行用的推进器试试!快让开!”
        放弃挣扎任凭速度提到最高,在马上就要撞上台阶的时候变形,整个机飞出去实实在在的砸上了训练场另一头的墙上,又掉了下来。

   [将在 5s 后强制下线]

   “翼....告诉医生...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
  
   [——————]

死锁

        我被关起来了,家常便饭,习惯就好。

       “哟,这不是副官吗?在这儿住的怎么样?”
       “......”
        看见了?这就是霸天虎,逮着点儿机会就要嘲笑贬低一下自己不待见的家伙,那又如何,如果只靠语言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我现在肯定就是这儿的老大了。得了吧,没有那种实力就别去想,这种道理是个正常机都明白,为什么我的属下偏偏不明白?
        “接着,这是你这辈子最后一个下午了,呵。”
        “谢了......”
        抬手接住他扔过来的一罐能量酒,打开之后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增速剂。这种东西在很久以前就染上了,戒过,但是失败了,那就接受。不得不说,这东西能让我更兴奋...或许我应该谢谢刚才那个家伙,他的语气成功的惹毛了我,还顺便给了我一个机会。
        拿出一直放在子空间的枪对着门锁先来一枪。干什么都要提前做好准备对吧,这就是为什么我是副官,而你们只是战场的消耗品的原因。踹开门后把枪口对准刚刚的那个机。

        “记住我刚刚对你说过的话,那是你这辈子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
        砰!这个声音可比你的声音好听多了。

关于机翼

话说没有人喜欢水晶城里那个只露脸一次的医官吗!?虽然不知道他叫什么也没见他说过话,但是...迷之喜欢他啊!

漂移自戏

         怎么说?我一直都很好奇水晶城人的结构,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变态,我好奇的是他们身后的那对机翼,它们可以自由控制展开合拢。在霸天虎里可没有这样的机,比如离威震天最近的红蜘蛛,他的机翼就不能收起来。
        我不是医生,也不搞科研,只是好奇,一直计划着想碰一下...当你十分虔诚的祈求什么都时候,普神会眷顾你的。机会就这么来了。
        在一次训练中不小心受伤被飞翼拖进了医务室,当时飞翼站在门口,我坐在充电床上,医官背对着我准备东西,对,背对着,机翼就在我眼前,实在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伸手戳了一下......

        至于结果...被医官一拳打出去老远,在床上休息了三天......我至今都忘不了医官凑过来笑眯眯的说抱歉这是条件反射...

梗源寻光记第十期xxx

“我...啊,我的天,你这是什么情况?”
当我推开门看见他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我的舱门太空相通了,如果不是那双亮晶晶的蓝色光镜,和一脸标志的补天士笑容,我真没看出来站在门口的是个机。
“帮个忙,我只有涂料没有专用的清洗剂。”
“那你就认为我这里会有?如果我像削皮一样帮你把漆削掉呢?”
“得了吧漂移,这漆就是我让你买的,有配送专门用来清洗的只不过我当时太兴奋忘记一起拿走了而已。”
他侧着身从我旁边挤进我的舱室开始再里面到处翻找,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背上有一部分是原来的颜色,都是他自己够不到的地方。好吧好吧,也亏他能想到这种点子,确实很厉害,不过说真的,大家真的看不见他吗?虽然他画的确实很像太空,但是他的光学镜很轻易就能看见,撇开他关闭光学镜的可能,那发光带呢,这可不是说灭就灭的,是路过的机太白痴了?还是他们看见却不想搭理这个白痴......我觉得后者更有可能。
“找到了,快过来,我可不想一直都保持这种颜色。”
“好吧,你别乱动。对了,我想问一下,他们真的是找不到才宣布放弃的?”
我捏住他的脸,先清理脸上的,我实在不想看着这张傻笑着的太空脸了。
“千真万确,我看见他们垂头丧气的走到起点然后对裁判说他们放弃了,他们肯定在佩服我的隐藏技巧!”
“...大概吧,不过你确定他们是垂头丧气,而不是很无语的样子?”
即使的脸正在被大力的揉搓也不能阻止他的滔滔不绝,这次胜利太让机兴奋了。此处的机专指补天士。本来就很难清洗的脸再加上他一直动来动去...根本没法下手。
“普神啊...你就不能安静一分钟?你已经把这件事从头到尾讲了三遍了,是你让我帮你清理的,那你就应该乖乖听我的话!”
“你知道我在什么情况下安静,你不能阻止我说话的权利!”
“......”
啪!
“你打我!完要去告诉老通和老威!我的二副要篡位!”
“想在来一次?”
“......”
好了,安静了,就算是一脸委屈也不行,想说话的话,等我把这张脸清理完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