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洛三角形

论斯乔帕年轻时见到的小姑娘

当年的小姑娘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长高,有没有变得成熟呢?只记得她说她叫燕子......

“燕儿姐,风筝挂上面了...呜...”
“诶呀,别哭啊,虽然不高...可这...诶!那边的先生!能帮个忙吗?”
第一次见面,她就这么叫住我,风筝挂的不高,但是就算是我也差一点点,我有些尴尬看了她一眼,不过转念一想,这姑娘个头小巧,应该挺轻的。
“这样,我抱你上去。”
“这倒是个办法!你可抱稳了啊,别把我摔下来......差一点...嗯...拿到了!!谢谢了,这位先生。”
“还想问问这位姑娘名字是?”
“啊,她叫王...唔唔!?”
“嘘,一边玩去。您叫我燕子就行啦!”

“燕子啊...”
等我再次来到这个国家已经过了好些年,那姑娘的后代估计都有了好几代了吧。正想着,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凑了过来...
“诶!你也来参加我五千岁生日啊!”
“卧槽..%#!*#;!?”

斯捷潘表示受到了惊吓。

中秋

中秋
隐沙中

“来来,孩子们都去过年轻人的中秋节了,过一会才回来,这会你们过来咱们聚聚。”
这是我收到信息,伊利亚也收到了同样的,至于万尼亚,可怜的孩子,他还有一大堆文件要审批。

“咦,小家伙呢?”他打开门发现只有两个像墙一样的两个人,少了一堵。“太忙了?那你们回去的时候给他带几个月饼。这可是我亲自做的。”
“哦哟斯捷潘你还带酒了啊,懂事了啊你。”
“噗嗤...咳...”
“伊廖沙,我听见了,像笑就笑吧(叹气)。”
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王耀总是把我当孩子,却叫伊廖沙老朋友老同志什么的,明明他比我还小好吧,不能因为看见我的时候我还是小孩模样就一直把我当孩子不是?没关系...我还能叫伊廖沙万尼亚孩子。
王耀今天穿的服饰是中国的古典服饰,上面有暗纹,乍一看很朴素,仔细观察才能看清其中纹饰的华丽。这种衣服他只在传统节日才穿,平常几乎是看不见,不得不说,这种衣服很漂亮,尤其是他穿上...咳...嗯。
“斯捷潘?斯乔帕?你怎么了?”
“...嗯!?没有...没什么。”
我看的发呆了,直到伊廖沙的手在我眼前晃的时候才回过神。

“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了,喝一会!”
“来来来,喝!”
“......你们喝,我喝茶。”
他们两个喝就好了,我酒量一般,不想这两个家伙直接对瓶吹屁事都没,我不行,我从第一次喝酒开始喝的就是红酒这类的,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么高度数的白酒。
“喝什么茶,喝酒!是不是大老爷们。”
“......不喝。”
“不喝是给你灌了啊,你选一个?”
“......”
意思意思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盯着王耀的眼睛,传达一个意思“这样可以了?”他点了点头算是满意了,接着又给我倒了一杯......

就这么喝着酒东扯西扯了半天,比如我小时候被王耀炮轰了一年,我打他的得意劲,和伊廖沙一起工作,和伊廖沙闹别扭......在我已经开始发晕的时候,王耀从屋子里端出一盘月饼。应该是他自己做的,听说五仁的不太受欢迎,那得看是谁做的了,他做的五仁月饼绝对是最好吃的。
我大概是喝多了,拿起一块月饼并没着急吃,歪头一直盯着王耀,然后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扳了过来。
“斯捷潘?你喝醉了吧。”
“......嗯。”
我用月饼挡着,探身过去在他嘴角吻了一下。然后?然后还能怎么样呢,无视一脸震惊的伊廖沙和一脸懵逼的耀,安安静静的啃月饼。

“你你你!”
“嗯?”
“你你你真喝高了吧!?”
“算是吧。”
“算是!!?”
“嗯。”

画画大佬们,中秋考虑产沙中粮吗?
微醺的老贵族,偷偷占便宜之后还若无其事的勾起嘴角偷笑......不考虑考虑吗?!

占tag致歉

应该是沙中的国庆假期

斯捷潘自戏

“好吧,所以这就是你把我从家里拖出来的理由?”

本以为伊廖沙和万尼亚出去旅游之后自己能好好的休息一下,结果大早上的就被开门声吓醒了。啥,为什么是被吓醒的?如果你家房门被一脚踹飞了你还睡得着吗?
“起来!老贵族!老子今天不用工作,快起来,和我一起逛街,这几天什么东西都在减价!”
“啊——你叫我什么?老?贵族?你还真是叫的出......你可比我大了不止一百岁啊。”
他把还在迷糊的我拽起来,给我套上衣服,这一系列的动作倒是让我想起了以前,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叫我起床给我穿衣服的那个女仆,比面前这个兴奋的家伙温柔多了...
“停...停!王耀!冷静一点,我自己来...”
“那你就快点,你这几百年的坏习惯还没改掉吗?”
我保持自己的速度穿好衣服,洗漱完毕,然后打电话叫人来修门。他则站在一旁安静等我收拾完一切。
“都弄完了?”
“嗯。”
“那走吧!美好的假期在等着我们!”
说是我们假期,其实只是他的假期而已,我主要负责拎包,付钱。
“所以为什么不找你的弟弟妹妹,或者伊廖沙来陪你买东西。”
“小家伙们出去玩了,伊廖沙太节约,肯定会拦着我,你就不一样了......”
“不爱出门生活奢侈?”
“对!”
“......눈_눈”

我当年到底哪根筋搭错了要招惹这个人啊...
“耀,我累了。”
“你个一米九的大老爷们拿这点儿东西就累了?”
“你再说一遍?这是一点?”
“嗯——好吧,确实不少了,那回去吧,今天我高兴,给你做顿大餐!”
“嗯......”
“你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弱?”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累了。”

暴雨冰雹天的感想

斯捷潘视角#
现代AU

“喂?伊利亚?给我送把伞来。”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请送一把伞过来,谢谢。”
“等着吧。”
......是和平让他内心深处的黑暗显现出来了吗?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现在,我被困在咖啡厅里,外面下着大雨,呃...还夹杂着黄豆大小的冰雹,可能一把伞不够,希望他能动动脑子开车过来,而不是听话的只送一把伞。不过他要是真送伞来了就说明他开始听我的话了对吧。
“那是我的车吗?嗯...看不清,好像不是。”
我看着远处的黑色跑车,心想如果是我的车的话,被冰雹砸出小坑的话我会很心疼的。哦我看见伊廖沙了,果然,只带了伞,而且只有一把,他打着的那把。
“给。”
“那你呢?淋着吗?”
“当然不,我有办法回去。伞你自己用吧,别淋感冒了。”
正当我感动的时候他已经冲进雨中,跑进那辆黑色的跑车里......等等...等等...那就是我的车!开车的绝对是万尼亚,绝对!这么说我的车可能会有划痕,可能被冰雹砸出坑,还有,伊廖沙他还是湿着的就进去了?!我刚清洗过内饰!啊...我好像有点头晕......

发现放飞自我十题挺好玩的

伊利亚视角

“好了,伊廖沙,别一直待在家里。”
斯捷潘抓着我的胳膊用力的往外拽,天知道他的怎么想的,这么冷的天为什么非要出去啊。我拗不过他,拿上大衣陪着他出了门。
“...别告诉我你叫我出来就是来看你喂鸽子。”
“不觉得很可爱吗?”
他头也不回的回答,拿着面包一点一点掰碎撒在面前。看的出他经常来,鸽子已经敢站在他的脑袋上了。
“斯捷潘,沙皇时代一过去你就回归本性了吗?而且...你拿的好像是我的早餐。”
“谁让你起晚了,别那么小气。”
他笑着站起来,把下半部分面包掰下来塞到我的嘴里,然后站远了一点。等我好不容易把那块已经没什么水分的面包咽下去的时候,有一只鸽子飞到了我的脚边,然后是第二只...然后...

“唔!?咳咳...什么...喂你们别飞过来啊!!”

熊的圣诞

“斯乔帕...OLQ”

斯捷潘永远不能安静的过个下午,喝喝茶,看看报纸,听着音乐...多惬意...可惜这些与他无关: )
“斯乔帕斯乔帕,你看我一眼...”
“说。”
万尼亚穿着睡衣从卧室里出来,一点一点的凑到他旁边。
“你看美国家都开始送礼物了,我也要!”
“...那是圣诞节,我们的又不是这一天。”
“我不管我就要礼物!”
“我把伊利亚打上蝴蝶结给你好不好?”
(伊利亚:滚!)
“不行,我要别的礼物!”
...... 눈_눈
“唉服了你了...把你手机拿过来,我给你清空购物车怎么样?”
“好!我就知道斯乔帕最好了。”

然后...斯捷潘拿过伊万的手机,选中所有的东西,删除...

“好了,清空了。”
“...诶!?”

斯捷潘史

在我和彼得在维也纳参加会议的时候,射击军兵变了。

彼得是位好皇帝,他应该是我见过唯一一位受人民欢迎的沙皇了。虽然我们为了防止回到莫斯科的时候人民大规模的迎接,悄悄的回到皇宫,但他们的好皇帝出国游历回来的消息第二天就在城里炸开了。领主,商人还有居民都来到这里,我们挤的根本走不动路...
“等等等等!别跪了,真是麻烦的礼节,禁止了。”
彼得扶起面前的一位跪在地上的老太太,扭过头对着人们大喊。
“还有这麻烦的长衣服,别穿了,哦对对,还有你的大胡子。剪掉。”
他拿过一个农妇手里的剪刀,剪掉了一位领主的长胡子,那个可怜的大胡子现在还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

这次回来的重点还是处理兵变,审查之后的结果让他很不满意,索菲娅——彼得的姐姐,她也参与了这次兵变。他把这些兵变的射击军抓起来,一部分绞死在索菲娅的窗前,其余的部分全部处死,剩下没有参加兵变的射击军被彼得解散。至于索菲娅公主,现在是个修女了。

斯捷潘史

你们以为我是长成二十多岁就不长了吗?怎么可能...我只是长得很慢,不是长到二十多的样子就定格......

现在按普通人的样貌我应该差不多十九岁,彼得前几天和我商量要出国游历,上一次亚速堡让他知道国家缺了很多东西。所以他派了一个大使团,我们两个以下士的身份混在里面。
“国家先生,你说...我把名字改成什么好呢?”
“......米海伊洛夫吧,我的话...我到时候不说自己的姓就好。”
“彼得·米海伊洛夫?不错,就这个!”
我们先来到了荷兰,住在一家不错的造船厂里,我们本来打算在这当一个普通的木匠来学习,但是很快就被认出来了...
“诶诶你看看他像不像沙皇?”
“真的啊,好像啊。”
“明明就是吧,我见过的,长得高大的他们的国家大人,那个力气很大的青年是沙皇。”
尴尬...只剩下尴尬,我们背对着人群思考着怎么脱身,人越来越多了...
“嗯?俄/国,原来你在这里。”
熟悉的声音,是荷/兰!我拍了一下彼得的肩,和他对视一秒然后一起冲出船厂,虽然之前早已经想到会暴露,但是没想到这么快。之后每天都会有讨厌的好奇的人们来看我们...改变计划。我和彼得只好迁移到阿姆斯特丹,在一家最大的造船厂学习,我们在那里待了四个月,直到我们参加建造的船竣工。空闲时间我们会去博物馆,手工工厂这类地方去访问科学家艺术家等。
我们之后还去了英国,参加了他们的会议,在维也纳商谈反土耳其,但是西班牙国王的去世吸引了这些人,他们都去争夺西班牙的王位去了。

出游的这段时间,我们对波罗的海周边的政治也了解了一些,强大的瑞典占领波罗的海的沿岸,这也是我落后于其它国家的一个原因,我在芬兰湾的领土现在还被他占着呢。
“别管土耳其了,我们和波兰丹麦一起先搞定瑞典吧...”

斯乔帕日常还念往事....

还记得伊廖沙小时候在湖边钓不上鱼哭着跑回来,然后我让手下买几条活鱼到时候在水下给他挂钩上。

“斯乔帕斯乔帕!你看你看!”
“钓上了?真厉害...”
然后我把手下叫过来。
“你他妈的买的是鳕鱼啊。”

然后过了几天小伊廖沙有哭着回来说钓不上之前的鱼了...

我该怎么向他解释这个小湖里没有鳕鱼...